史話》黑貓中隊 失落的山頂村──眷村的光陰故事(三)

史話》黑貓中隊 失落的山頂村──眷村的光陰故事(三)

苗栗县幸福旅游节来了 头奖休旅车等待大家

2013年,眷村文化節在龜山鄉展開序幕。(本報系資料照片)

「建國一村」的舊址,位於目前龜山區山德里內,乃民國四十六年(西元一九五七年)由空軍第五基勤大隊興建,共有六十二戶眷舍,爲龜山區唯一的空軍眷村。

「空軍建國一村」的住戶,都是空軍桃園基地人員的眷屬。由於早期機場附近的「建國一村」、「建國四村」、「建國十一村」、「建國九村」、「建國十六村」、「建國六村」等眷村,已達飽和,不敷使用,因此在取得土地困難的情形下,「空軍總部」纔在中壢與龜山覓地,另外增建眷村。

民國五十年(西元一九六一年)二月一日,「空軍第三十五中隊」在桃園基地的機場成立後,龜山的「建國一村」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變化:「建國一村」後方,陸續蓋起了十二棟木屋型獨棟庭院的眷舍,配給「三十五中隊」已婚的飛行員。整體而言,它似爲「建國一村」的一部分;但根據「空軍第三十五中隊」成員,楊世駒的說法:「正式名稱叫做『建國二村』,我們稱之爲『山頂村』。」

所謂的「空軍第三十五中隊」,事實上就是大家所熟知「黑貓中隊」;它與有「黑蝙蝠中隊」之稱的「空軍第三十四中隊」齊名,都是東西方冷戰下,「臺美合作」深入大陸地區,刺探中共軍事情報與核武發展的中隊。

「黑貓中隊」更是由美國中情局主導,與中華民國合作,執行定名爲「快刀計劃」的專案。從中華民國空軍中被挑選出來,進入「黑貓中隊」的飛行員,都必須先赴美接受嚴格訓練;完訓後返臺後,「黑貓中隊」成員尚須不斷搭配例行訓練與執勤,以求技術和應變能力的完全純熟。

「建國二村」(當地屬「山頂村」的鄰里,「黑貓」成員習慣暱稱爲「山頂村」;眷村拆除前,建國一村、二村的門牌顯示已合併整編爲「建國新村」)最早入住的眷戶,包括第一批完訓進中隊五名飛行員中的華錫鈞、楊世駒、王太佑等,三戶人家。由於空軍「第三十五中隊」是繼「第三十四中隊」後成立的特殊任務中隊,所以,這個眷村也是經國先生最常來訪的眷村。描述「黑貓中隊」較深入的書籍,截至目前爲止,大約也有十本上下。其中,提及「山頂村」生活的部分,卻僅有郭冠麟的《高空的勇者:黑貓中隊口述歷史》和沈麗文的《黑貓中隊──七萬呎飛行紀事》等,兩本書而已;此外,還有王黛比的〈回家吧!我的愛〉一文。通過這些文本的穿插、比對與整理,大致可還原勾勒出這個歷史不當遺忘的特殊眷村。

王太佑在村裡住了十二年,他的記憶裡,提及:「高層主導我們任務的是蔣經國先生,對我們十分親切、隨和。有次他隻身來到山頂村來看我們,當天我們夫妻都不在家,只有就讀小學的兒子在家。我從來未向子女談及任務的事,甚至也沒告訴他們蔣經國是誰。經國先生敲了我家大門,並報上名字,我兒子完全不知道這位先生是何許人物。」

《绝代天后黛莉达》再现巨星传奇

楊世駒是繼首任隊長盧錫良之後,第二位「黑貓中隊」隊長。在楊世駒的回憶裡,他於民國五十二年(西元一九六三年)至五十八年(西元一九六九年)擔任隊長期間,「經國先生連續兩三年大年初二都到村子裡來拜年,先把所有隊員的小孩集中到我家裡,然後一個個發紅包,再向家屬們恭賀新年,十分平易近人。」(待續)

我的少年

缓解供电危机度寒冬 乌克兰寻求5000万颗LED灯泡

海纳百川》不顾海洋浩劫 蛮横自私的日本政府(鲁云湘)

让产业运用数据更安心 数位部9月中拟推隐私强化技术指引